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 第三千七百三十八章 莊園談判(四十一)

第三千七百三十八章 莊園談判(四十一)

    這俗話說的好啊……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

    徐仁杰這邊過來四人。

    胡曉東,葉昊那都是大局觀,口才不錯人。

    現在屋里“莊園”方只有葉昊一人,而他們卻是四個。

    這般局面,四對一,老徐他們占據絕對人數優勢。

    放著這樣人數有事不用,那不是傻子是啥?

    徐仁杰可不會真的去跟劉牧一對一交涉。

    老徐妥妥會調動周遭人員輪番上陣。

    一個人搞不定,那就三個人。

    這劉牧算不得諸葛亮,他們幾個也不是臭皮匠。

    針對劉牧的反駁,葉昊很是從容輕聲回應:“劉牧,他們內部爭斗這個弱點確實不是我們可以直接利用的。

    我替這個僅僅是想告訴你,這是“光頭黨”潛在危機,不安定因素。

    這個弱點,實際并不需要我們多做什么,只要時機成熟,到了那個合適節點,這些不安定因素就會顯露,爆發。

    而我們要做的就是給這個時機弄出來。”

    “你說的時機是什么?”劉牧詫異跟進。

    他對葉昊所言東西依然是持強烈懷疑態度。

    葉昊講的東西……在劉牧聽來還是太空,太大,沒有啥實際東西。

    啥叫時機成熟?啥叫潛在危機?

    是,葉昊解釋不是說完全沒有道理。

    可真想要利用這個事兒,不是那么容易的。

    但從另外一個層面,不難看出,劉牧雖然心理還是對葉昊等人講的東西抱有質疑,可落在實際……他其實已經是給老徐等人引導進了思緒中。

    這點劉牧一直持續發問便能見得。

    劉牧本人可能并未察覺到,他自己其實潛意識是很想知道葉昊,老徐究竟要怎么對付“光頭黨”。

    亦或者說,他們要如何針對“光頭黨”所謂樓頂采取行動。

    劉牧這變舉動,面色變化,徐仁杰始終在悄然觀察。

    誠如葉昊,胡曉東他們適才做的事兒一樣。

    勝利者聯盟四人小隊過來“莊園”,在和劉牧交流過程中,他們都沒閑著。

    一個人站出與劉牧溝通,其它幾人就時刻堅持觀察劉牧言行舉止。

    徐仁杰透過觀察也是肯定,劉牧本人骨子里是不接受“光頭黨”壓榨的。

    縱使他接二連三反駁己方給出的相關話茬,但還是有反抗意愿的。

    對于這點,徐仁杰并不奇怪。

    或者說,徐仁杰從一開始就料定葉昊有反抗意識。

    這個從他之前手刃仇人便是可以看出。

    在那樣糟糕壓迫環境你,劉牧一個年輕人能夠忍辱負重,沒有隨波逐流,最后手刃仇人,這本就足夠說明很多問題。

    最起碼,劉牧要比“莊園”大多數人都有抗爭斗志。

    既然劉牧過去能做到這點,那么在“光頭黨”這茬事兒也一定可以。

    他現在拒絕接受己方提議,更多還是沒有給事情梳理清楚。

    他光想著“光頭黨”的強大,因為對手強大,所以畏首畏尾。

    畢竟,現如今的劉牧和過往那個他不同了。

    之前劉牧僅是單獨個體,他要做什么,要殺誰,都是自己負擔,出了問題也自己負責。

    可現在不同啊,現在的劉牧甭管年紀多大,他都是“莊園”名副其實莊主。

    現在的他代表的不在是他單一個體,他代表的是整個“莊園”利益。

    他不能再想過往那樣隨便輕易去做一件事兒。

    要知道,時下他的每個決定都擔負“莊園”幾十號人性命安危。

    尤其是在“光頭黨”這件事兒上,就算他劉牧骨子里再如何不服氣,再如何想要跟“光頭黨”干。

    落在實際,劉牧都必須為了“莊園”幾十口子性命打擊著想權衡。

    他下一個決定容易,動動嘴皮就可以了。

    他也大可為了顧及老徐等人面子,順勢給出連連贊同。

    但劉牧不能那么做,他的本性不容許他那么做。

    他現在若是同意了老徐等人對抗“光頭黨”想法,不單是己方“莊園”會因此陷落危機,那也是對老徐等救命恩人的不負責任。

    劉牧素來不喜歡虛偽,所以在這個關鍵檔口,他選擇直言不諱。

    他選擇毫不遮掩保留給自己內心實際想法顧慮道出。

    哪怕這樣會叫老徐等人不舒服,產生不好想法,劉牧也無所謂。

    他不確定自己能夠給老徐等人說服,老徐性格劉牧多多少少是了解一些。

    正因為了解,他才更加明確,給徐仁杰一行人說服的難度。

    但不能因為這些就給相關話語保留。

    正所謂人在做,天在看。

    徐仁杰揪過他劉牧,那在這件事兒上,自己既然不認同徐仁杰想法,以及確定勝利者聯盟團隊沒有跟“光頭黨”抗衡實力……沒啥好說的,妥妥要進行制止。

    最后就算徐仁杰和勝利者聯盟團隊不接受……他葉昊最起碼落個心安理得,問心無愧。

    葉昊也是不介意劉牧的追問。

    在這件事兒上,葉昊不怕劉牧反對和質問,就怕劉牧給你整沉默不語這套。

    只要劉牧開口,那就說明還能繼續溝通,還有繼續余地。

    “我說的時機是什么?”葉昊給劉牧提的問題特別強調了遍。

    然后,他跟進道出幾個字來:“很簡單,我所提的時機就是混亂。”

    “混亂?”眉尖上挑,劉牧不確定望向葉昊。

    葉昊輕笑一聲:“劉牧,這應該不是那么難理解吧。對付“光頭黨”這樣強敵,直接強上自然是是作死行為。

    但是呢,如果在“光頭黨”內部出現混亂,散亂之際實施行動,那情況就大為不同了,你說是不是?”

    又是給話茬踢給劉牧。

    葉昊現在幾乎是沒整一個觀點就朝劉牧那邊拋。

    并且每次就一個論點。

    葉昊這般做法也是相當聰明。

    如此,既能保證有價值引導,試探,也能最大限度確保劉牧不會被過多問題弄懵圈。

    “可核心問題還是在于你要如何讓這個時機達成?你要怎么叫“光頭黨”混亂呢?”劉牧的腦子還是很清爽的。

    他并沒有被葉昊講的東西前者鼻子走。

    這些徐仁杰都看在眼里。

    他對劉牧目前在交涉工程中所展現出的沉穩和機敏非常滿意。
广西福利彩票快三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