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那些熱血飛揚的日子 > 第七千七百四十九章 資本!

第七千七百四十九章 資本!

    “是。”

    我點了點頭,承認了楊征的這種說法。“不過……你覺得可能嗎?”

    “為什么不可能?”

    楊征反問道。“既然你想要幫助劉香蘭不要牽扯到這種事情之中去,那么你就應該拉攏在歐洲的劉香蘭,讓她現在選擇改變自己的立場,并且拿出足夠的誠意來證明自己,只有這樣劉香蘭才能夠有可能在即將到來的審判之中脫身而出。既然你想要幫助劉香蘭,劉香蘭也有可能想著要自救,那么這為什么又不能做?為什么就不可能呢?”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趕緊開口道,楊征理解成了我不會在這件事情上面對劉香蘭進行策反,所以楊征才會有著如此回答,實際上關于這件事情我還是很樂意去做的,如果能夠將劉香蘭給拉回來,我為什么不去做呢。“我的意思是,劉香蘭恐怕不會聽從我的建議,我也想讓劉香蘭改變立場,但是劉香蘭從小就生活在光明會之中,雖然我不清楚劉家為什么在劉香蘭那么小的時候就將劉香蘭給送到了歐洲光明會的手里,但是這也的確是事實,對于劉香蘭來說,光明會是她長大的地方,說不定光明會對劉香蘭來說比劉家更像是一個家,畢竟現在的劉家已經拋棄了劉香蘭,你覺得讓劉香蘭背叛自己的組織她能夠做到嗎?”

    “如果不能夠做到的話,那么劉香蘭就只能接受來自國際法庭的審判,這種后果我想劉香蘭知道會有多嚴重吧?我相信劉香蘭只要腦子正常,她是不會選擇跟自己的性命與未來過不去的!”此時的楊征倒是很是理直氣壯的開口道。

    “誰又能夠確定光明會的野心就一定會失敗呢?”我緩緩開口道。

    聽到我的這句話,楊征此時的眉頭不由得皺起來,我看得出來因為這句話楊征非常的生氣。

    只見楊征盯了我一眼之后,這才冷聲開口道:“張成,你這是什么意思?以你現在的立場,無論從什么樣的角度出發你都不應該考慮這樣的一個問題,你不應該站在光明會那邊說話,難道就是因為一個劉香蘭?”

    “我又沒有站在光明會那邊的立場說話,我跟光明會可沒有任何關系,唯一有的關系那就是我很想將這樣的一個組織給鏟除掉。”我繼續開口道。“但是我不得不作一個最壞的打算,我的意思是既然劉香蘭是光明會的成員,身為光明會的一分子我相信劉香蘭會沒有任何理由的信任自己所在的組織,或許……對于劉香蘭來說她的確覺得光明會想要謀劃的事情很容易成功呢?如果劉香蘭心里真的有著這樣的一個信念,那么我想要讓說服劉香蘭背叛她自己的組織從而來幫助我們來建立一些優勢的話,這實在是太難了不是嗎?我想劉香蘭恐怕不會聽從我的這種勸告,到時候說不定會將我視為敵人。”

    “你不試試又怎么知道?”楊征反問道。“而且你心里也不要有著什么抵抗的情緒,你想得并沒有錯,我的確是在打著想要策反劉香蘭從而讓劉香蘭幫助我們的想法,但是這跟你心里想要幫助劉香蘭在這種事情之中脫身的想法沖突嗎?這完全是不沖突的,既然你想這樣做,而且這樣做還能夠給我們帶來巨大的幫助,這有什么不可為的呢?”

    “我可沒有說過這種事情不可為。”我擺了擺手。“只是在我看來,這實在是很難做到罷了。我其實是很了解劉香蘭的,我說的是性格,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早就跟劉香蘭提出與光明會那邊一刀兩斷了,我為什么沒有提?那是因為我知道我提出來也不會起到任何的效果,劉香蘭根本不就不會考慮這種事情,而且劉香蘭說不定還會認為我在打著什么其他的主意。楊叔叔,我知道你這樣做是有理由的,但是你應該結合現在所發生的現實來搞清楚狀況。劉香蘭在京城已經是無路可走了,劉香蘭被劉香蘭直接踢出了劉家人的行列,劉香蘭跟劉家沒有了任何的關系,甚至還要接受劉家之中的一些人的虎視眈眈,不僅如此,還有著其他各方面的勢力也想要打劉香蘭的主意,所以現在的劉香蘭還有著什么樣的選擇呢?對于劉香蘭來說,她是不是只有回到歐洲這么一條出路?”

    楊征顯然沒有仔細考慮過這樣的一個問題,不能說楊征的思維不夠嚴密,只能說楊征對劉香蘭并沒有足夠的了解,恐怕楊征還沒有什么心思去管劉家發生了什么大事吧?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楊征這才緩緩開口道:“所以在你看來,劉香蘭應該是不會站在我們這邊對嗎?”

    “應該是不太可能。”我緩緩開口回答道。“其實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只是這個可能性實在是太小,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劉香蘭恐怕不會背叛自己的組織。”

    “所以這樣的一個意外為什么不能是你呢?”楊征盯著我的眼睛開口道。“既然你與劉香蘭擁有著這樣的關系,那么就代表著你還是有可能勸劉香蘭折返的,選擇自己最正確的道路。”

    “我只能說……希望不是很大。”我想了想之后便回答道,這種事情的希望真的不大,結合現在劉香蘭身上發生的事情來看,現在的劉香蘭回到歐洲是唯一的選擇,也是唯一的出路,要不然劉香蘭為什么要如此急迫的回到歐洲呢?

    要知道這起國際事件其實是發生在前天,但是在那之前劉香蘭就已經決定要回歐洲避難了,因為在國內對于現在的劉香蘭來說實在是太危險,劉香蘭不得不回到歐洲保證自己的安全,這起國際事件只是碰巧發生罷了。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勸劉香蘭與光明會進行分割,走公孫藍蘭的老路。

    公孫藍蘭之所以能夠如此果斷的與光明會進行切割,那是因為公孫藍蘭有這個資本,而劉香蘭現在沒有這種資本。
广西福利彩票快三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