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修真界兩位超級大佬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修真界兩位超級大佬

    蘇琪她們是坐著綿云去圣地的,因為綿云最近努力,所以速度快了很多。

    天沒黑就到達了圣地。

    靜月道:“師父說暫時就住在雨中小屋,房間都給你訂好了。

    那里離醫院近。”

    江左則問道:“川河小鎮這么快就蓋好了?”

    靜月道:“差不多了,反正醫院跟住處肯定有,其他娛樂場所就先放著,不過也快了,圣地的人都在幫忙建。”

    圣地的人幫忙?

    想想一群仙子在那邊幫忙蓋房子,總感覺有點違和,還有點危險的樣子。

    江左覺得等下到了住處要檢查一下。

    蘇琪現在可嬌貴著呢。

    不過這兩天也沒啥感覺,主要還是蘇琪把他腿打斷了。

    蘇琪道:“我能先檢查嗎?”

    靜月點頭:“可以是可以了,不過不等明天嗎?”

    蘇琪搖頭:“不要,我就想看看孩子。”

    這才幾天啊,你能看出個什么東西?

    江左心里這樣想著。

    不過蘇琪去檢查也好,他把一些瑣事給直接做了。

    還有的等腿好了再說。

    之后蘇琪看向江左道:“是不是又要背著你老婆出去跑?”

    江左看著蘇琪,搖頭道:“不會的,我會直接找劍十三的。”

    畢竟坐著輪椅,還是不要露面的好。

    蘇琪輕輕的敲了下江左的額頭道:“叫前輩,都還說了好幾次了。”

    隨后蘇琪又道:“那你說你這次要干嘛?”

    江左也沒什么好隱瞞的,道:“過年給他們送點禮,上次就給了一些悟道茶,感覺有點小家子氣。

    看到靜月姐給了你二十斤蘋果,我覺得我應該送點重禮過去。

    本來想送二十斤雞蛋的,但是剛剛好最近有人送了我一堆靈藥法寶的,想想雞蛋也挺貴的。

    打算讓他們自己分二十斤法寶之類的東西。

    當然,重要的是給他們一個硬幣,這樣能最快的找到坐標。”

    “……”

    蘇琪跟靜月在一邊聽的不想說什么。

    靜月覺得這兩口子都是敗家玩意。

    ————

    之后靜月跟蘇琪去了醫院。

    對于江左要做的事,蘇琪自然不會說什么。

    不是她敗家,她也不心疼。

    她要是有東西也可以給江左敗。

    就好比江左讓她隨便丟葉子一樣。

    開心就好。

    至于靜月,那些都不是她家的東西,她只能感慨。

    但是孩子不一樣。

    現在她可是很在意蘇琪肚子里的孩子,肯定得陪著。

    江左則一個人去雨中小屋。

    因為靜月姐沒給他送到目的地,江左只能自己推著輪椅過去。

    這是一件麻煩的事。

    然后江左打了劍十三電話。

    等劍十三過來的時候,看到江左坐在輪椅上,不知道為什么,有那么一點點想笑。

    “小友這是?”劍十三開口問道。

    江左看著劍十三,完全不想解釋。

    只能問道:“坐標在圣地了?”

    因為他那時候被蘇琪叫回來了,那么坐標的事,自然就得劍十三去做了。

    放在天靈九峰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危險程度太高了。

    劍十三點頭:“恩,已經安排在圣地了,銀甲那些人會看著附近。

    就是對方全部出動,應該是無法搶奪了。

    天和集團的那些小家伙也開始重新尋找坐標了,我給了他們絕對安全的防護,問題也不大。

    只是時間不多了,不知道他們能找到多少。”

    這時候江左拿出幾塊硬幣道:“這些是我特別挑選的,讓他們拋硬幣找,應該可以很快。

    哦,我這還有二十斤的重禮,你幫我給他們一下。”

    對于這些劍十三都不驚訝,這個很正常的。

    收了江左的東西后,劍十三問道:“小友接下來有什么安排?”

    江左道:“等我腿好了,解決一下小隱患吧。

    然后我要去一趟幽冥河。

    我得去弄清楚一些事。”

    是的,從他之前知道的事情里,天眷基本是沒有子嗣的。

    而蘇琪卻意外的懷孕了,這讓他很好奇。

    他想去弄清楚,什么才是天眷。

    這樣萬一出現意外也能做好的防備。

    他對自己實力有信心,但是對于一些無法理解的事,他需要時間。

    到時候意外來了,他時間不夠就完蛋了。

    當然,如果蘇琪不是天眷就更好了。

    還是普通人的好,可是普通人能靠近他嗎?

    普通人天罰能不劈嗎?

    普通人能隨意頓悟嗎?

    普通人能說升級就升級嗎?

    又不是他這樣的普通人。

    總之,這個要弄清楚。

    而且幽司也在幽冥河,剛剛好過去見一見。

    問問看自己是不是他的棋子,他都干了一些什么事。

    順便再問問有沒有辦法殺九汐。

    再之后就是天碑神戰了,打完這一戰,應該就能陪蘇琪好好養胎了。

    然后等孩子生下來,回到之前的普通夫妻生活。

    那時候就是一家三口了。

    想想挺好的。

    劍十三好奇道:“小友要自己去?”

    江左本來想說難道不是嗎?

    可是想想好像有點難啊,蘇琪都知道了,那他還怎么自己跑出去?

    而且她們本來就要去幽冥河,那他還能自己去嗎?

    這還真是一件麻煩事,因為不是天碑神戰,帶著蘇琪她們其實問題不大。

    希望蘇琪會為了孩子著想好好留在圣地吧。

    “那么小友可要抓緊了,離天碑神戰不到一個月,離坐標出現可能也就半個月時間。

    給小友的時間,一共就這半個月。”劍十三說道。

    江左看著劍十三道:“你讓小姨去勸勸蘇琪,要以大局為重。”

    劍十三看了看江左的腿,道:“......,我盡量。”

    之后劍十三又道:“玄樓前輩他們已經去邊界了,不過應該是放棄的補天的打算了。

    小友有空可以幫忙過去看看,看看那邊是不是通往遠古戰場。”

    江左點頭,之后道:“能推我去雨中小屋嗎?”

    “......”

    最后劍十三還是推著江左往雨中小屋而去。

    這就是修真界的兩位超級大佬。

    ————

    醫院

    “小怨婦,你就這樣讓你老公斷腿?”靜月問道。

    現在她們在排號,所以有時間聊天。

    “我知道現在天碑神戰即將爆發,很多事他都要做,但是就是有點擔心他。”蘇琪說道:“以前不知道誰是男候補圣女,誰在意他怎么跑,可是現在知道了,總感覺不安心,就一直感覺我老公打不過我,所以肯定很弱。”

    猶豫了下,蘇琪又道:“而且,而且在別人看來他那么厲害,修真界的仙子又那么多,萬一被迷惑了怎么辦?”

    聽到這個靜月就有點想笑:“你以前不是不擔心嗎?”

    蘇琪立即道:“以前他是不會亂跑,上班的時候我還特地去看過了,基本都是男的。

    現在不一樣,大多數人都是架不住別人貼上來。

    我又懷孕了,不能跑去解決她們。”

    靜月嘆息:“你不記得破曉的人設了?他可沒在意過別人的感受。

    誰會想到破曉也會對一個女的溫柔呢?

    畢竟他連姐姐我都能隨意埋了,你擔心啥?”
广西福利彩票快三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