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至道學宮 > 第522章 建廟封神

第522章 建廟封神

    眾人離開后。

    王跛子的院子里。

    周燦伸手取了貼在王跛子頭上的鎮魂符。

    更是讓吳阿牛放開了王跛子,王跛子四肢著地,眸子里帶著畏縮的光芒望著周燦。

    “黃皮子,你要是通了靈性,能懂人語,就好好聽我說話,要是沒有靈性,卻是如此害人,我唯有一劍斬了你。”

    手掌一伸,一團精氣自手掌中蔓延出來之后,化作一柄飛劍,這飛劍散則成了一團金精之氣和陰風之法則。

    聚則成形,化作一柄手掌長,二指寬的飛劍。

    飛劍出現之后,便懸浮在周燦的身旁,散發著磅礴的劍勢。

    聽了周燦的話之后,這飛劍通體散發劍芒,劍芒近身,便如刀割,隨時都會急刺下來。

    俯身在王跛子身上的黃皮子感受到森然劍勢之后,都嚇得縮成了一團,知道是遇到了仙道中的高人。

    就見王跛子的身體上,飄出一團黃色的云霧,云霧如夢似幻,還有著淡淡的腥臭味道。

    一只貍貓大小的黃皮子出現在云霧上,對著周燦躬身下拜,如同讀書人一樣,很是遵循禮儀。

    “見過先生!”

    “我如今道行還淺,沒有辦法煉化喉中的橫骨,無法口吐人言,只能神魂出竅與先生相見。”

    周燦點了點頭,頗為有興趣的看了一眼黃皮子的神魂念頭,這神魂念頭組成的真形和它的本體一樣。

    只是這真形脆弱不堪,就算是一縷風,也可以輕易的摧毀著神形,更不用說可以亂動長空的雷霆閃電。

    普通的修行者,想要壯大神魂念頭,自祖竅中飛出,需要極為深厚的法力修為,而妖怪卻不需要如此。

    這是因為妖怪的念頭較少,每一顆念頭上面的塵埃更少,幾乎純粹如一,毫無雜念,故而可以輕易出竅。

    人的神魂念頭較多,就算是普通人,也有著三千念頭,這些念頭大多蒙塵,難以照耀祖竅。

    唯有拭盡塵埃,念頭綻放光芒的時候,才能借助秘法,一舉從祖竅中一躍而出,如同鯉魚躍龍門一般神魂出竅。

    “我請你出來,是有事情和你商量,想知道你如何才愿意放過這王跛子一家人,我知道那王跛子是無心之失,他若是知道你已經通靈生慧,躲都來不及,是絕不會帶你回來的。”

    周燦言語平淡,但是自身自有一股非凡的威勢,尤其是他的身旁,還有著一柄飛劍懸浮。

    “先生,這王跛子向來好吃懶做,曾吃過我的家人,只是我那些家人都是畜類,沒有靈性,我便沒有和他計較。”

    “這一次,我的一位親朋好友辦了喜事,我貪杯多喝了一些,醉倒在溪水邊,卻被他帶來,要把我開膛破肚,此仇不共戴天。”

    “只是先生已經開口,我不敢再尋他報仇。”

    望著周燦,黃皮子眸子深處,有著深深的忌憚,周燦的強大,讓它摸不清周燦的深淺,它也沒有剛強赴死的勇氣,不敢妄動。

    “趨利避害是每一個有著智慧的生物的本性,你見我強大,才不敢報仇,可見是口服心不服,是畏懼了我的強大。”

    周燦搖了搖頭,他對這樣的事情,看得清楚,但也沒有刻意的收回飛劍,而是淡然開口。

    “冤冤相報何時了,我和你相商此事,并不是要強迫你做你不想要做的事情。”

    “一時強弱在于力,萬古勝負在于理,我若是恃強凌弱,和叢林中的飛禽走獸,又有什么區別?”

    云霧上的黃皮子聽了,心緒微微的有些波動,感受到周燦的真誠之后,這才說了心中的實話。

    “先生,這王跛子害我家人,還要傷我的性命,無緣無故的,我怎能饒了他,要是不給他一個報應,其他人還不都爭相效仿的前往黃皮子溝里面禍害我的子孫后代?”

    周燦聽了之后,這才高興的點了點頭,“聽得出來,這才是你的心里話,我還是那句話,冤冤相報何時了,得饒人處且饒人。”

    “天生萬物以養人,以前王跛子吃黃皮子都是為了果腹,算不上多深的罪孽,這樣吧,我令他為你修建一座黃皮子廟,讓炎王莊的百姓祭祀你,你也可以得了一村之香火,有利于你的修行。”

    “當然,你得了炎王莊的香火,便成了炎王莊的神靈,需要守護此地,我也讓他們不再前往黃皮子溝里面驚擾你的子孫,你看如何?”

    黃皮子精聽了,都有些微微的興奮了起來,它是機緣巧合之下通靈成精的,并沒有什么修行法,只是本能的吞吐天地星月的精氣。

    修行多年,仍是難以化形,道行法力也淺薄的緊,若是能夠成為炎王莊的神靈,獲得了炎王莊的祭祀,或許能夠道行精進不少。

    “先生,要是真的可以的話,我可以既往不咎,將來還會全心全意的守護炎王莊的百姓。”

    “那就好!”

    周燦聽了,揮了揮手,飛出一顆一轉極品靈丹,“我看你也是善妖,不曾做過惡事,這一顆靈丹,就賞賜給你,望你好好修行,守護一方,將來若是有緣,我們或許還有相見的一日。”

    黃皮子見了靈丹,整個人都興奮到了顫抖,在云團上不斷的朝著周燦躬身下拜,“多謝先生,多謝先生,有了這丹藥,我或許能煉化橫骨,口吐人言了,我以妖身做神靈,勾動地脈,實力會變的更強,若是來日有所成就,都是拜先生今日所賜。”

    “先生的大恩大德,我黃百萬一定會銘記在心,永遠不敢忘的,他日先生路過此地,千萬駐足片刻,好讓我盡一絲地主之誼。”

    周燦聽了就是一笑,“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吧,我這就讓炎王莊的人進來,你也離開王跛子的身體,到我身邊來。”

    “是,先生!”

    黃色的云霧一斂,都涌入了王跛子的身體中,隨后便見一只黃皮子從王跛子的身體中跳了出來。

    “王跛子,剛剛你雖然不能動彈,可是能聽得見,我說的話,你也都聽到了,做得到,這場恩怨也就化解,做不到,我也只能束手不管了。”
广西福利彩票快三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