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旺夫小啞妻 > 647、密謀(2更)

647、密謀(2更)

    知夏有些猶豫。

    她雖然惱挽秋,對谷雨也同樣是不喜的。

    小太監道:“姑姑說了,你要是不去,將來別后悔。”

    這話,聽得知夏心頭一跳。

    想了想,她還是決定去。

    然后便偷偷跟著小太監,繞開人多的地方,來到西跨院。

    谷雨坐在次間喝茶,炕桌上擺著個托盤,托盤里是兩套太監穿的衣袍。

    知夏不明白谷雨把自己叫來做什么,屈了屈膝,“姑姑。”

    谷雨一改之前的態度,笑了笑,示意她坐。

    知夏沒敢,“奴婢習慣了站著,姑姑有事只管吩咐。”

    谷雨哼聲,“天生的奴才命才會習慣了站著。”

    這話直接扎到知夏心窩子上,她緊緊抿著唇。

    “挽秋都被寵幸了,你們幾個就不知道著急?”

    知夏道:“挽秋只有一個,我們又不是她,哪能個個都得殿下喜歡?”

    谷雨聽出這話有些賭氣的味道,滿意地勾了勾唇,“那你知不知道,殿下一旦寵幸了誰,剩下的都得被遣散出去?”

    “什么?”知夏臉色變了,“不是說最少可以留兩個?”

    “殿下什么性子,你還不清楚嗎?”谷雨道:“你今天早上打扮得那么精致漂亮,他別說侍寢,連更衣梳洗都不讓你經手,可見魂兒被那賤人給勾走了,這種情況下,他怎么可能留兩個?”

    “不會的!”知夏堅持道:“來前調教我們的嬤嬤說了,能留兩個的。”

    谷雨挑眉,“那你去問問殿下,問他愿不愿意留下兩個?”

    知夏身子一顫。

    自己連更衣梳洗的資格都沒有,怎么去問這種問題?

    見她整個人失魂落魄的,谷雨指了指炕桌上的袍服,“這兩套衣裳是為你和挽秋準備的,只要你想辦法把她帶到慶芳殿,剩下的事便不用你操心,只管等著被傳召侍寢便是。”

    知夏知道慶芳殿,那是一處廢棄宮殿,就在太液池邊上,隱秘又清凈,平日里鮮少有人會去。

    她當然想借此機會到承明殿侍寢,可她知道,谷雨一定不會放過挽秋。

    自己雖然因為侍寢的事跟挽秋之間有了隔閡,卻沒想過要把她怎么樣。

    “我不能這么做。”知夏顫抖著聲音,“我們是姐妹,來的時候就說好了要互相幫扶的,就算……就算她偷偷侍寢瞞了我們對不住姐妹,我也不能出賣她。”

    “是嗎?”

    谷雨似乎篤定了她最后一定會答應,不緊不慢道:“那你知不知道以前給皇子啟蒙的女官們,現在過得怎么樣了?”

    知夏咬著嘴角,似乎要誓死捍衛住自己的最后一絲底線。

    “她們因為沾了‘皇子的女人’這樣的名聲,出去嫁不掉,留在宮里沒人要,就算有官職在身又如何,還不是只能給太監當對食。”

    “對……對食?”

    知夏徹底慌了,“不會的,不會的。”

    谷雨笑笑,“不過我看出來了,你是四個里面年紀最小的,卻最是重情重義,既然你不肯出賣挽秋,那就走吧,我再找別人就是。”

    這個“別人”,自然只會是她們四個中的一個,要不是念春,就是繡冬。

    明明說好了是姐妹,可知夏一想到那二人跟挽秋一樣得寵,心里就各種不舒服。

    皺著眉,一咬牙,她問:“你要把挽秋如何?”

    “這個跟你無關。”

    “那……能不能留她一條命?”

    “也跟你無關。”

    知夏心慌道:“皇宮大內殺人,一旦被發現了可是死罪。”

    谷雨心中暗罵一句蠢貨,面上也沒了耐性,笑容頓收,“你到底答不答應?不答應就趕緊走人,無需在這兒跟我討價還價。”

    “我……”知夏還在猶豫,又問,“我要是真把她帶去慶芳殿,事后被查出來怎么辦?”

    “我不都說了,只要她去了慶芳殿,剩下的事就不用你再操心,既然你沒沾手,就算被人查,又能查出什么?”

    知夏深呼吸兩下,又咽了咽口水,“好,我答應你。”

    她把谷雨給的兩套袍服用綢布包起來帶走,回房后趁著沒人看到,她悄悄藏在衣櫥里,然后就坐在床榻上開始琢磨要怎么把挽秋騙去慶芳殿。

    ——

    而同一時間,宋元寶入宮,他有腰牌,一路上暢通無阻,直奔承明殿。

    三寶公公見到他,傲嬌地冷哼一聲,偏過頭去。

    宋元寶笑嘻嘻的,“公公還生氣呢?”

    “可不敢。”三寶公公又是一哼聲,“您是主子,我就是個奴才,哪敢跟您置氣呀?”

    “既然知道我是主子,還不速速讓我進去?”宋元寶一面說一面將他扒拉開。

    三寶公公被推到一旁,馬上又站回來,張開雙臂擋在他跟前,“殿下說了,不想見你。”

    “他見不見我,你說了不算。”

    宋元寶見他不肯走,伸手揪他耳朵,“聽懂沒?”

    “奴才不識字,不懂。”三寶公公跟他杠上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你想好了?”宋元寶假意威脅,“我這一走,往后可再不來東宮了。”

    三寶公公再哼,“嚇唬誰呢?”

    “我真走了。”

    三寶公公直翻白眼,“昨兒那只海東青,你以為這么容易就贏來的?葉三公子已經射了五只,殿下要想贏過他,只能出絕招,絕招是什么?是殿下小小年紀聞雞起舞,一點一點磨練出來的,苦練十數年才有如此功夫,就贏了那么一只海東青,嚯,宋少爺可真是大方,手都還沒拿熱乎,直接當著我們殿下的面就把那畜生送給美人,那玩意兒要換成是你送給殿下的,剛到手他也當著你的面送給別人,你怎么想?”

    宋元寶心虛地雙手合十,“我錯了,真錯了,我昨天晚上為這事,悔得都失眠了呢,喏,你瞅瞅我這黑眼圈,這會兒還沒消下去呢。”

    三寶公公才不看,“你要想誠心道歉,就去把那只海東青要回來。”

    “這不太好吧?”宋元寶干笑道:“我一個大老爺們兒,送給姑娘家的東西再要回來,我還要不要臉了?”

    “那你把我們家殿下的東西送給別人,還要不要臉了?”三寶公公越說越氣憤。

    “我這不是已經知道錯了嗎?你就讓我進去見見殿下,我一定當面跟他解釋清楚。”

    “殿下昨兒就不想聽,今兒更不想聽。”

    “你個死三寶,你給我讓開!”

    “不讓,我就不!”

    三寶擋在殿門前,宋元寶往哪邊他擋哪邊,就是不讓他進去。

    這時,門后突然傳來趙熙的聲音,“怎么回事?”

    宋元寶一抬頭,正對上趙熙那張沒什么情緒的清雋臉容,頓時眉開眼笑,“殿下,我來給你賠罪。”

    “為何賠罪?”趙熙像是完全不記得昨天在莊園里發生的事,只一瞬不瞬地看著他。

    宋元寶心虛道:“那只海東青是你贏來的,我不該一時沖動送給葉姑娘。”

    “送都送了,如今還說這些后話做什么?”趙熙別開眼。

    “誰還沒個一時沖動做錯事的時候,那你總得給我個彌補的機會吧?我已經讓人去尋了,到時候送你一只仙鶴,那可是代表延年益壽的東西,夠意思了吧?”

    趙熙不為所動,“說完了?”

    “說完了,那個……還想補充一句,能不能幫我補補課?”

    “大過年的,誰給你補課?”三寶公公一臉敵意地看著他,“你有美人要陪,我們殿下自然也不會閑著,才不跟你在這兒浪費時間。”

    “太子妃不是要兩年后才入宮……”宋元寶說著說著,突然反應過來,而后瞪大眼睛,“跨院里還有幾位的,殿下該不會是試婚成功了吧?”

    三寶公公斜眼,一副“關你屁事”的樣子。

    宋元寶自動無視三寶公公,滿臉欣慰,“果然是開竅了,難怪我瞧著你今日總覺得哪不一樣。”又問:“那丫頭是誰?念春、知夏、挽秋還是繡冬?還是說,四個一起?”

    三寶公公快被他給無語死了,“呸呸呸,什么亂七八糟的,得寵的只挽秋姑娘一個。”

    不管是誰,宋元寶都打心眼兒里為趙熙高興,拱手道:“如此,那便恭賀殿下了。”
广西福利彩票快三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