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千穿歷凡劫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拿起屠刀佛也成魔32

第五百八十四章 拿起屠刀佛也成魔32

    夜云嵐無語,五皇子待她不錯?

    待她不錯會在婚約在身的情況下,移情別戀給原主難堪?

    之前一直吊著原主,等到他的真愛出現了,又很是突兀的要跟原主保持距離,還說只把原主當成了妹妹看待?

    這是把原主當成了備胎,還要原主只記住他的好?

    眼前這個不是穿越過來的作者嗎?

    難道是被人追殺給嚇傻了?

    這會兒的智商怎么就突然下線了呢?

    也許是夜云嵐那個關愛智障的眼神太過于露骨。

    瀟月原本還覺得圣母光環普照大地的女主,一定會不計前嫌去救人的。

    可看到這個眼神,她的智商忽然回歸了。

    對啊。

    她是搶了她未婚夫的惡毒女配。

    而現在被追殺那個,是眼瞎移情別戀背叛了她的男配。

    她沒有在這個時候去落井下石,已經算是很給面子了吧?

    她怎么就突然腦抽的想著要她去救人呢?

    瀟月后怕的縮了縮脖子,不再哭求夜云嵐救人,忍著全身的疼痛,轉頭就跑。

    她得挺過去,去五皇子府找人去救。

    耽擱了這么長時間,也不知道他還能不能堅持到她找人去救。

    瀟月咬了咬泛白的嘴唇,眼淚在眼眶里打轉。

    就算是惡毒女配,橫刀奪愛,要被女主光環劈死。

    她也要有骨氣的死去。

    她剛才就不該出現在這里求她,人家沒有找她,她怎么就自己湊過來主動讓人家打臉了呢?

    瀟月心里委屈,卻是倔強的回去找人求救。

    夜云嵐看著她那個背影,嘴角微抽,搞不懂這位作者的腦回路。

    簡直奇葩。

    夜云嵐完全沒有要管的意思。

    沒有黑化沒有入魔的人,在她這兒就是無關緊要之人。

    人家奪嫡大戰愛怎么熱鬧怎么熱鬧,跟她沒有一點兒關系。

    她才不去湊那個熱鬧。

    麻煩。

    夜云嵐打發了被瀟月驚醒的下人,回房苦惱怎么解決最后一個魔種去了。

    直接殺?那位仙友雖然示弱,但她心里清楚,他比她修為高。

    哪怕不提他自身的實力,就是現在這個國師身份,那也比她修為高得不止一星半點。

    現在能制衡他的人?

    大概也許可能,就是皇子了吧?

    只要新皇登基,那個死太監和這花和尚都得倒臺。

    這是必須的大換血環節。

    所以,她其實是可以坐等的?

    可這個坐等也不是辦法吧?

    為了不下臺,那死太監要是跟國師聯手了,就算是當今也得避其鋒芒。

    所以說,皇上是不是有毒?

    給兩個鬼玩意這么大的權利,是覺得自己的皇權拿的太穩了嗎?

    那死太監的權利,現在完完全全轉嫁到了其義子的身上,夜云嵐就大致看清了皇上的意圖。

    可他怎么就能那么自信,自己就能全然控制得住自己培養起來的雙刃劍?

    就不怕他反噬,轉手弄死他,抬新皇上位?

    不想被清洗,這也是一條路子。

    所以,夜云嵐也推測不出,那兩個禍害會如何選擇。

    兩人看似水火不容,面和心不和。

    但有了共同的利益后,誰知道會演變成什么樣呢?

    畢竟,這個世界上,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敵人。

    利益相合,仇敵暫時聯手又如何?

    夜云嵐愁啊。

    不止愁怎么處理最后一顆魔種。

    也愁那個王貴,會不會再產生下一顆魔種?

    若是一個王權倒下去,就有一代又一代的義子站起來。

    那這個小世界可就要沒完沒了了。

    她難道要被困在這方小世界,一代一代的坐等除“王權”?

    有毒!

    只想想她就雞皮疙瘩起一身,感覺自己中毒不淺。

    所以,最簡潔的果然還是推個皇子上位,推翻現在的政權體系。

    啊啊啊。

    好麻煩啊。

    她不過只是個十五歲的嬌嬌女。

    這么可憐弱小又無助的她,為什么要承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壓力?

    頭禿了有木有?

    要變丑了有木有?

    這不是難為她一個小可憐嗎?

    簡直有毒啊啊啊。

    夜云嵐煩躁的想要抓抓頭發,但一想到最近愁白了不少頭發,掉發也變多了,她就把自己的爪子收了回去。

    不想了!

    睡覺。

    夜云嵐破罐子破摔的將自己悶在了被子里。

    然后就開始了反反復復的烙餅。

    也不知折騰了多久,夜云嵐才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醒來,自然是沒睡好,眼底掛上了兩個黑眼圈。

    乍一看跟要變僵尸了似的。

    看著面色蒼白,眼底青黑的夜云嵐,伺候的下人們都是戰戰兢兢的。

    夜云嵐知道他們在怕什么,也不想為難下人。

    所以在起床洗漱之后,她就盤坐入定了片刻,以靈力滋養了一下身體。

    這點兒小毛病,一下子就看不出來了。

    下人們見此,紛紛松了口氣。

    若是讓老爺夫人看到小姐剛才那個樣子,肯定會認定她們伺候的不好,被罰都是輕的。

    夜云嵐打算用早膳的時候,一直沒怎么見過的便宜大哥找上了門來。

    夜云嵐很好奇,她最近的人氣怎么直線上升了?

    昨天是國師,然后是瀟月,今天連原主那個神出鬼沒的大哥也來了?

    夜云嵐帶著好奇,讓人進來。

    結果下人帶話:“少爺說闖你院子不合規矩,讓小姐出去一下,少爺有事跟您說。”

    夜云嵐聽罷,索性起身,向著門外而去。

    院門口,一身白衣,輕紗浮動的頎長身影,背對院門而站。

    單從一個背影,原主大哥的這身出塵氣質,就甩了那些世家名門的眾公子哥們十幾條街。

    夜云嵐走近,花無缺才轉過身來,見到她未語先笑。

    嗯,不愧是原主的哥哥,這相貌與原主七分相似,好看自不必多說。

    單單那一笑,雖說只是禮數,卻是把溫潤翩翩貴公子的氣質提升到了極致。

    在下界,還沒進得宗門修煉有成的世家公子,能夠有這身氣度,實屬難得。

    夜云嵐突然就明白了,為何花家主會對花母情有獨鐘。

    以至于花母圣寵不衰,地位無人可以撼動了。

    瞧瞧這一對兒女,這么會生養,花家主怎能不當成寶貝供起來?

    何況花母也是個水做的性子,那般溫柔的女子,花家主怕是也招架不住她一顰一笑。

    花母隨便掉個淚珠子,花家主的心肝兒都能跟著碎了。

    這母子三人能夠霸住花家主的心,也是理所當然。

    有顏有氣質有天資的兒女,哪個父母會不愛?
广西福利彩票快三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