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學霸快遞員 > 105 沒有搞不起來的氣氛

105 沒有搞不起來的氣氛

    面對夏舞葉這么個霸氣業主,齊年深感無力。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吧!

    正好有套看中的房子,又正好有買一套房子的錢,然后就把房子買了。

    你的頑強努力,卻是別人的不經意。

    夏舞葉,夏舞葉,你不是崇尚自然、不是崇尚自由、不是崇尚漂泊么?買什么房子啊?

    不過,自然、自由、漂泊也不代表不可以隨心所欲地買套房子啊。

    對了,關鍵的核心點不在于買不買房子,而在于隨心所欲。

    面對夏舞葉的隨心所欲,齊年忽然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不過,這個感覺沒有持續多久,因為現在的問題不是討論房子的歸屬,而是討論夏舞葉所擁有的這套房子所在的小區的問題。

    如果不是受現實問題的困擾,也許齊年就在當下頓悟超脫了。

    哎,人生啊人生!

    從夏舞葉介紹的情況來看,目前的形勢是這樣的:

    物業公司聽業主委員會的,業主委員會聽業主的。現在大部分業主都贊成齊年提出來的快遞進小區的方案。如果輿論控制得好,那么之前業主委員會做的決策就有可能被業主們推翻。

    齊年問夏舞葉:“我們的方案要實施的話,應該需要業主委員會再開一次會來定吧?我不太了解你們小區業主委員會的工作機制。業主委員會要滿足什么條件才能在短時期內再開一次會呢?”

    夏舞葉說:“這我就不知道了。你等等,我在群里問問。”

    過了一會兒夏舞葉告訴齊年她問到的結果:“只要有業主提出強烈要求,業主委員會就會召開會議討論。如果業主委員會不作為,業主們甚至可以跳過業主委員會,直接和物業公司來溝通。”

    這就好辦了!

    現在給齊年制造障礙的其實就是業主委員會,而業主委員會中使絆子的不就是田宏一個人嘛。只要把業主的輿論調動起來,不就可以給業主委員會施壓了嗎?

    齊年把他的想法和夏舞葉一說,夏舞葉滿口答應:“好好。我來幫你調輿論、搞氣氛。你看要怎么搞,盡管告訴我。”

    對于夏舞葉調動群眾輿論、搞氣氛的手段,齊年早就領教過了。

    認識夏舞葉的第一天,夏舞葉就利用群眾的輿論給與了齊年一次令他終生難忘的降維打擊,把個驕傲的學生會干部瞬間弄得灰頭土臉。

    只要夏舞葉想搞,沒有搞不起來的氣氛。

    和夏舞葉談完,齊年又給陶思婭發了個信息,讓她盡快到縣里來一趟。去關山社區拜訪下那個姓齊的物業經理,讓物業公司也給業主委員會施加些壓力。說明在目前的情況下物業公司的事情很難辦,業主對物業公司的投訴很多之類的,希望業主委員會盡早定一個合理的方案。

    陶思婭領命,坐下午3點的船就到了縣里,馬不停蹄地去找關山社區的物業經理。

    當陶思婭去找物業經理的時候,夏舞葉已經完成了一項重要任務。

    夏舞葉在業主群里煽風點火,激起了業主們的不滿情緒。夏舞葉又有意無意地把對立的焦點引向業主委員會。使得業主們紛紛向業主委員會質問:你們到底是來解決小區的問題的,還是給我們添亂的。

    業主委員會的成員這個時候只有一個人在線。他才發了幾句言就被業主的口水淹沒了。那個委員只好說盡快和其他委員商量。

    商量的結果就是第二天召開臨時會議討論快遞進小區的方案。

    物業經理和陶思婭聊的時候,業主委員會把會議的時間通知了物業。物業經理沒想到這個會議時間安排得這么緊張,趕緊調撥人員進行籌備。

    陶思婭和物業經理聊完的時候已經是晚上8點了。

    “搞定了。明天召開業主委員會議,物業公司已經安排會議室了。”陶思婭一鉆進齊年的面包車就把最新的情況告訴他,“修改后的方案也給了物業經理。他明天會在會議上幫我們說話的。”

    齊年高興地一拍掌:“實在是太好了!思婭姐出馬,效果就是不一樣。你餓壞了吧?走,我們吃飯去!”

    “我已經吃過了。”

    正準備啟動車的齊年停住了手:“你吃過了?你在哪吃的?”

    “和那個物業經理一起吃的。他要請我吃飯,我沒答應,最后還是我買的單。”

    “呃……你自己吃飯也要跟我說一聲啊。我窩在這里都看了兩部電影了。都快餓死了!”

    陶思婭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光顧著談事情,談忘記了。走,請你吃大餐去。你要吃什么?”

    齊年并沒有和陶思婭去吃大餐,而是在陶進住的小區樓下吃了點兒東西就回宿舍了。

    按照齊年的意思,晚上他和陶進擠一間房,讓陶思婭住另一間房。

    陶思婭在屋里轉了一圈,滿是嫌棄。

    齊年說:“這可比學校的宿舍強多了。你看,有冰箱、有熱水、有電視,要啥有啥。”

    陶思婭不語。

    齊年說:“要么去住酒店吧。”

    陶思婭說:“一個人住那里有啥意思。”

    陶進笑著說:“對哦,一個人住酒店好孤單寂寞冷。你們倆去住酒店吧。我沒意見。”

    聽到陶進陰陽怪氣地取笑,陶思婭上去就打了陶進一下:“狗嘴吐不出象牙!”

    “這真是左右不是人!一個人住酒店沒意思,你看我們這里兩個人,我陪你住酒店恐怕不合適吧。就算你我都愿意,我媽、你媽和我們陶氏的族長也不答應啊。”

    “你真是欠抽吧你!你說曉婷怎么就沒好好管教下”

    陶思婭又不愿意住酒店,又嫌棄宿舍亂七八糟。弄得齊年、陶進只好光著膀子打掃房間、打掃衛生間。收拾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把兩個人累得夠嗆。

    收拾好,陶進委屈地摸著自己的胳膊說:“我一個正在養傷的病號,我容易么我。”

    在齊年和陶進忙著打掃房間的時候,陶思婭若有所思地四處看。表情又是神神秘秘的,又不像監工的樣子。

    等忙好了三個人坐在客廳里,陶思婭問:“阿進,你和顧曉婷現在處得怎么樣啊?”

    陶進說:“就那樣唄。你們不是看到了嗎?”

    “看是看到了,可是看這屋里,也不像有女生來的樣子啊。”

    “姐,你自己好好管管你自己吧。你那屋里像有男生去的樣子嗎?”

    陶思婭氣得沒話。
广西福利彩票快三开奖号码